中共占领香港 38万港人7.1上街反抗

参加7.1游行香港市民无惧国安法,做“五大诉求 缺一不可”手势
参加7.1游行香港市民无惧国安法,展开“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横幅,做“五大诉求 缺一不可”手势。(DALE DE LA REY/AFP)

(香港大纪元记者李靖、杜夫、梁珍采访报导)中共在香港主权移交23周年日前夕,强行通过“港版国安法”,又首度禁止7.1游行。不过,高压震慑仍无阻港人抗争决心。大批市民自发由中午起,在铜锣湾一带聚集,高举标语、旗帜呼口号,并在天后、炮台山及湾仔等区游走。

防暴警察在整个香港岛严密布防,先强行拆毁民主派人士合法申请的筹款站,并拘捕多名立法会议员,又不断对记者、市民施放胡椒喷剂及胡椒球弹,甚至以水炮车发射混入催泪水剂的化学物,至少有两名记者被水柱射跌,包括被电视台拍摄到对准一名摄影师的头部发射水炮,将其射飞数米倒地,需要入院检查。

更首次动用“国安法”拘捕至少10人。据网络媒体“TVE新壹电视”民间团队不完全统计,截至傍晚6时,当天在香港岛参与抗争活动人数约为38万人。

7月1日,香港防暴警向记者狂喷胡椒喷剂。
7月1日,香港防暴警向记者狂喷胡椒喷剂。(DALE DE LA REY/AFP via Getty Images)

持续17年 7.1大游行遭遇暴力

从2003年起,民间人权阵线(民阵)每年举办的7.1游行今年首度遭警方反对,上诉亦被驳回。民阵副召集人陈皓桓及多名区议员及立法会议员,以个人身份发起游行,吁市民7.1上街。原定下午2时在铜锣湾东角道集合,3时起步,终点为中环遮打道。下午1时许,大批防暴警察已经在东角道戒备。警方首次展示紫色旗,旗上的驱赶内容加进“国安法”字样警告。

面对违反《中英联合声明》而立的“港版国安法”,怀着恐惧、愤怒的心情,香港人没有放弃,在高压下,尽其所能向世界展现香港人的意志,无惧国安恶法,继续抗争。

数名立法会及区议员被捕

人民力量成员谭得志(快必)在铜锣湾街站以大陆公安造形现身。有警察上前并举起蓝旗,旁边民主党立法会议员尹兆坚与警察理论,被警方抢去扬声器,警方又向尹兆坚施放胡椒喷雾,多名警察并将他制伏在地后带走。尹兆坚Facebook小编发文指,尹兆坚被无理拘捕后,被送去玛丽医院,需要在羁留病房留医。

工党主席郭永健及副主席李卓人在铜锣湾摆设街站,却遭警方无理驱赶,警方没收工党的扩音喇叭及抢麦克风,又拉扯在场义工,更向市民及工党展示“违反港区国安法”的紫旗,指李卓人等人正在“煽动情绪”。警方亦向在场人士喷射胡椒喷雾,多名记者中椒不适,李卓人被拉倒在地上,手臂受轻伤。

铜锣湾鹅颈桥下,防暴警察向市民展示“违反港区国安法”的紫旗
7月1日,铜锣湾鹅颈桥下,防暴警察向市民展示“违反港区国安法”的紫旗。(宋碧龙/大纪元)

7.1这天警察态度比以往都凶狠。市民王女士(化名)说,约12时许,游行未开始就见到有一名防cxx暴警察在现场,在原地作跑步状,像在欣赏风景。该警察见有年轻人拿着民主党派的传单就立即搜身。此时,一位老人走过去,拿着伞准备拍照,遭该警察大声喝停,令不准拍,更命令他把伞收起。老人被吓到。有记者过去拍照,同样被喝停,说记者也不给拍照。

警察展示新的紫旗,上面写有:“这是警方发出的警告。你们现在展示旗帜或横额/叫喊口号/或其他行为,有分裂国家或颠覆国家政权等意图,有可能构成《港区国安法》的罪行,你们可能会被拘捕及刑事检控”。

有现场途人说,警察在驱赶市民时,也不是真的让在场市民离开,他们把封锁线一围,进行围捕。

防暴警察于记利佐治街设封锁线,包围数十人,包括外籍佣工、记者,人民力量立法会议员陈志全也被包围。有防暴警察质疑有记者是假记者,要求警方传媒联络队(FMLC)在记者出示记者证后才准他们离开,大部分记者在检查证件后获放行。但有防暴警察突然指封锁线外的记者“冲击封锁线”,要求记者退后,FMLC警察吁防暴警察冷静,由他们跟进。

铜锣湾记利佐治街防暴警察封锁线
铜锣湾记利佐治街防暴警察封锁线。(张晓慧/大纪元)
警方装甲车及水炮车驶至鹅颈桥,水炮车随即在鹅颈桥附近发射水炮。警方又在附近举紫旗。现场有人高喊“香港独立 唯一出路”、“废除国安法”等口号。

下午3时许,警方在鹅颈桥拘捕大量市民,被捕人士双手放背后被绑上索带,坐在地上。警方并在记利佐治街拘捕人民力量立法会议员陈志全及成员谭得志。

警方在鹅颈桥拘捕大量市民,被捕人士被反手绑上索带,坐在地上。
警方在鹅颈桥拘捕大量市民,被捕人士被反手绑上索带,坐在地上。(宋碧龙/大纪元)

警方在鹅颈桥拘捕大量市民,被捕人士被反手绑上索带,坐在地上。(宋碧龙/大纪元)

另外,“沙田区政”在社交专页表示,沙田区议员赵柱帮、石威廉和李志宏在铜锣湾时代广场履行职务期间,被警方以非法集结罪名拘捕。

油尖旺区议会副主席余德宝下午亦在社交专页表示,油尖旺区议员朱江玮和胡穗珊在铜锣湾被捕。

港人坚持发声 令人感动

民阵副召集人陈皓桓稍早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香港人1日非常坚持,虽看似无法聚集,但由九龙至中环,每一条横街,都见到有香港人等待发声的机会,令人非常感动。他又说,“国安法”实施后,各行各业做什么都可能有罪,香港人已退无可退,希望香港人不要放弃,继续发声。

7月1日铜锣湾恩平道的抗争人潮
7月1日铜锣湾恩平道的抗争人潮。(宋碧龙/大纪元)

在铜锣湾维园外有数千名市民游行,大批防暴警察向天后方向推进,并发射多枚胡椒球弹;警方水炮车随后抵达,发射水炮驱赶市民。有防暴警察向中央图书馆天桥发射胡椒球弹,桥上市民及记者均未有防护装备,慌忙趴下向图书馆方向逃生。

7月1日下午5时,维园大批年轻市民被截查及被捕
7月1日下午5时,维园大批年轻市民被截查及被捕。(音音/大纪元)

香港记者协会(记协)表示,多名记者在湾仔轩尼诗道近马师道采访抗争期间,被警方水炮车的催泪水剂扫射,直至水炮车上的警察发现记者身旁有手持摄录机的便衣警察,才停止攻击,遭射中受伤的记者感到全身刺痛。警方又于铜锣湾多次无差别使用胡椒喷雾,致使大量记者受伤。

7月1日下午5点15分,三号水炮在马师道放楜椒水
7月1日下午5点15分,三号水炮在马师道放楜椒水。(余钢/大纪元)

记协强烈谴责警方出动水炮车等武力攻击新闻记者的行为,重申记协已多次公开谴责类似行为,但警方未有收敛,记协感到极度愤怒,要求警方立即制止前线警察所有针对新闻工作者的阻碍、干扰或暴力行为,让前线新闻工作者能有效地履行其第四权的监察天职。

截至晚上10时约370人遭拘捕

警方早前在湾仔庄士敦道搜查车辆时,在一辆车内发现“天灭中共”、“一息尚存、抗争到底”、“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文宣及贴纸,金发车主及乘客正接受录影问话。警方要求他们立即除去所有文宣,否则车主等人将会因违反“国安法”被拘捕,又指已经将他们的资料记录在案。车主除去所有文宣后获准离去。

港区国安法生效首日,截至晚上10时,警方拘捕约370人,当中10人涉嫌违反港区国安法,他们分别因被搜获、展示、挥动印有“香港独立”、“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等字句的旗帜或标语。有人被搜出写有“民族自强、香港独立”的贴纸。

其余被捕人士分别涉嫌非法集结、公众地方行为不检、疯狂驾驶和管有攻击性武器等。

游行期间,警方多次以封锁线和腰斩式分开已经聚集到一定程度的抗争者,去年100万人、200+1万人游行的情景不复再现。2019年55万港人在7.1走上街头持续抗争,今年7.1,在高压和恐吓的氛围下,无论有没有挤满了人群的街道情景再现,香港人再次勇敢地表达了他们捍卫自由的意志。

7月1日,香港街头张贴的“天灭中共”海报
7月1日,香港街头张贴的“天灭中共”海报。(梁珍/大纪元)

参加7.1游行 蔡咏梅:我们不能被恐惧压倒

7月1日“港版国安法”开始实施,资深媒体人、前《开放》杂志执行编辑蔡咏梅参加游行表达抗议。她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自己对“国安法”的通过感到很难过,所以一定要走出来。她说:“我们今天是为了香港的自由,人家要剥夺我们的自由,我们不能自己就放弃,这个态是一定表的。”

蔡咏梅直言:最重要的是我们不能够被恐惧压倒
蔡咏梅表示,共产党的手段之一就是恐惧、吓你嘛。但她直言:“最重要的是我们不能够被恐惧压倒。”(梁珍/大纪元)

蔡咏梅指:“国安法只有中文版,没有英文版,为什么?国际社会一看就傻眼,这不就是中世纪的法律,不是现代21世纪的法律?!”

蔡咏梅表示,因为在脸书(Facebook)上看到的反应多是恐惧,以为今天游行不会很多人出来,“但结果(自己)上到车上,全车的人都是去上街的,要游行的人一看就看出来,都是年轻人。”她直言:“看到这种情境,心情很激动,香港还是自由港。”

“共产党的手段之一就是恐惧、吓你嘛。”她直言:“最重要的是我们不能够被恐惧压倒。”

她表示,我们唯一的恐惧是恐惧本身,“(中共)夺权以来为什么要大规模屠杀,就是要让你害怕,当你恐惧,你就会当它的顺民。你不恐惧时,你就要反抗,它就怕你反抗。”

责任编辑:连书华#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