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反送中 香港法律界3000人游行

香港反送中, 游行, 法律界游行
8月7日香港法律界举行黑衣游行,反对送中条例。图为游行人士集中在终点律政中心听律师界人士发言。(宋碧龙/大纪元)

【大纪元2019年08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报导)由于港府一直未回应民众的五大诉求,港人反送中运动持续发酵,参与人员遍及社会各界。今天(8月7日)香港法律界再度发起黑衣游行。

    扁康丸_728x90    

此次法律界的黑衣游行是两月内的第二次。集合时间为12时30分,集合地点在终审法院;游行开始时间为12时45分,途经遮打花园、长江中心及花园道,游行至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办公室律政中心后举行集会,要求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出来对话。

法律界议员、公民党执委郭荣铿和30位法律界选委等香港法律界人士,及外国律师,共3000人参与“黑衣游行”,力促港府就反送中引发的多场警民冲突,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同时要求律政司须保持独立,勿作政治检控。

13时10分左右,游行队伍抵达律政中心,公民党执委郭荣铿、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大律师公会前主席余若薇等香港法律界人士和外国律师等,或用英语或用港话参与发言。

14时20分左右,公民党执委郭荣铿宣布游行结束,并说律政司司长郑若骅躲得过一时,躲不过一世。

民间五大诉求,包括撤回修例、收回示威暴动定义、撤销反修例抗争者的控罪、彻底追究警队滥权情况及立即实行真双普选。

14:20

公民党执委郭荣铿宣布游行结束,此次游行有3000人参与。因律政司司长郑若骅未出来,郭荣铿又带领游行人士齐喊“郑若骅”“郑若骅”。

香港反送中, 游行, 法律界游行
2019年8月7日,香港法律界举行黑衣游行反对送中条例,图为游行人士在律政中心集会。(宋碧龙/大纪元)

虽然游行结束,但现场仍有不少人士留下来。

公民党执委郭荣铿和其他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

郭荣铿表示,业界不接受政治检控,要求与郑若骅正面对话,斥若不愿与法律界同业对话,郑没有资格担任司长。今次游行人士在律政中心外等候超过1小时,郑若骅仍未见现身,郭荣铿说,郑若骅躲得过一时,躲不过一世。

13:55

救护警车经过集会人群,人群迅速让出通道。

有年轻律师斥责警方使用不必要的武力对付示威者,滥用催泪弹,认为警方必须回应。

大律师公会前主席余若薇说,纯粹从白纸黑字的法律上,近日多个集会可被定义为非法集会,但很多时要判断,或是警方进行驱散时应作整体审视,若街坊看到警方有不合理行为,拍摄相片和影片留为证据,也是合理做法。

余若薇又说,现时暴力不断升级,有人宁愿相信暴力而不相信法治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因为武力只会不断升级,她相信绝大部分人都不想看见此情况,并认为政府对此有责任。

律师黄国桐认为,律政司只考虑政治因素提出检控,是选择性执法,叫不义之司,促尽快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13:30

律政中心,不断有黑衣人士加入进来。警方在入口处拉上红线,限制入口处的人流。

由于天气炎热,部分人士举着雨伞听发言。同时人群不时喊出“郑若骅”“郑若骅”口号。

前大律师公会主席陈景生说,应由独立调查委员会找出真相,认为得到市民拥戴及信心才可以做应做的事,他亦说监警会职能有限,市民对其信心亦不大,在于权力所限,或许永远不能得到真相,又称到现时为止都听不到像样的理由来解释为何不应有独立调查委员会回应诉求。

大律师查锡我认为,郑若骅负责推动修例工作,有利益冲突,不应参加与近来示威有关的个案检控决定。

13:20

游行队伍已经抵达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办公室律政中心。律师界人士代表用英语或港语相继发言。

公民党执委郭荣铿表示,法律界绝不会接受政治检控,要求郑若骅面对面对话,又指摘(示威)年轻人全被控告暴动罪,但元朗施袭者却无被如此控告,他表明会尽全力协助被拘捕的人士,并希望所有今日参与的法律界人士都出来协助。

香港反送中, 游行, 法律界游行
2019年8月7日,香港法律界举行黑衣游行,反对送中条例,公民党执委郭荣铿发言。(宋碧龙/大纪元)
香港反送中, 游行, 法律界游行
2019年8月7日,香港法律界举行黑衣游行,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在律政中心发言。(宋碧龙/大纪元)

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则指,选择性检控不能接受,香港法治精神对香港是最重要。修例令社会分化,问题必须解决,唯一方法是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决策者造成今次问题的原因,而不是警察有没有犯错这些低层次问题。

李柱铭又说,暴动罪是普通法中旧有的罪行,需深入研究。现时最需要的是公平执法,不论警察、示威者犯法都要起诉,要避免旁人觉得不公平。

12:50

游行已从起点终审法院开始。

参与者包括法律界选委查锡我、公民党主席梁家杰,公民党执委郭荣铿,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何俊仁、大律师公会前主席陈景生、资深大律师张健利、律师黄国桐等人。大批参加者身穿黑衣以静默形式游行,沿途没有口号、不举标语。

香港反送中, 游行, 法律界游行
2019年8月7日,香港法律界举行黑衣游行,反对送中条例。(宋碧龙/大纪元)
香港反送中, 游行, 法律界游行
2019年8月7日,香港法律界举行黑衣游行,反对送中条例。(宋碧龙/大纪元)
香港反送中, 游行, 法律界游行
2019年8月7日,香港法律界举行黑衣游行,反对送中条例。(宋碧龙/大纪元)
香港反送中, 游行, 法律界游行
2019年8月7日,香港法律界举行黑衣游行,反对送中条例。(宋碧龙/大纪元)

游行中也有人戴上头盔及猪嘴等装备,以示对警方处理示威手法的不满。

香港反送中, 游行, 法律界游行
2019年8月7日,香港法律界举行黑衣游行中,有人士戴防毒面具抗议港警暴力执法。(宋碧龙/大纪元)

12:30

大批香港法律界人士聚集在终审法院。

香港反送中, 游行, 法律界游行
2019年8月7日,香港法律界举行黑衣游行,反对送中条例。(宋碧龙/大纪元)

在游行起步前,法律界选委查锡我表示,7‧21元朗白衣人袭击事件,清楚见到疑是黑社会成员袭击市民,但至今对此未有任何起诉。他批评律政司选择性起诉,但现时市民明显认为不公道,令人担心。

他说,年轻人明知要承受法律后果也要抗议、示威,但港府连最简单的诉求,撤回条例及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都拒绝,至今仍未予令人信服的理由。他强调政府有责任解决问题,主动令事件降温,而非将责任推卸予示威者。#

责任编辑:叶紫微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