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血色香港 年轻人为何冒死抗争?

10月1日,香港多地举行反送中活动。图为在香港湾仔庄士顿道,港警释放催泪弹等镇压抗议者。(刘卿/大纪元)

【大纪元2019年10月27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反送中逼近5个月, 10月23日,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在立法会上正式撤销了“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不过港府这一步太迟了,27岁的康妮对路透社表示,“(这一步)太小、太晚了”,“还有其它的要求政府需要答应,特别是警察暴力的问题”。

几个月来,香港人的抗争一刻也没有停过。今天(10月26日)晚间,香港医护届在中环遮打花园举行了抗暴集会。明天还有“追究警暴 守护民众 与记者同行”的游行和一场“自由纸鹤追悼会”。

港警制造的恐怖在不断升级,化名“无名小卒”的22岁抗争者曾对《纽约时报》表示,在他亲眼看到卧底警察向人群开实弹枪。那一刻起,他知道“自己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尽管如此,香港年轻人仍然不折不挠、无畏无惧,与死亡一线之隔也不退缩。他们背着写好的遗书,随时准备就义的抗争精神早已感动了世界。

许多人对香港年轻人由衷感佩的同时也在询问:到底是什么促使他们奋死抗争,甚至连在港的大陆人也要参与呢?

说这个话题之前,我们先听听2个香港女生的说法。

紫塔:人生第一次示威游行

今年6月,15岁女生紫塔和同学一起,参加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示威游行。她说就是想告诉政府,虽然自己年龄小,但同样关心社会。9月2日,紫塔也参加了罢课活动。

她告诉美国之音,她对自己的身份认定是“香港人”。“生在香港,也爱香港。看到了中国(中共)政府的不好和麻烦,两厢比较,香港要好得多。”

凯西·唐:爱中华文化 不认可中共制度

香港主权移交的第20年2017年,为了给香港年轻一代灌输“民族认同”,港府送了15名香港年轻人到大陆实习。对中国传统文化非常感兴趣的凯西(Kathy)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实习了6个星期,所有费用都由港府负担。

2年后,这位艺术系毕业生加入了反送中运动。凯西对自由亚洲表示,自己现在的立场与对中国文化和历史的满腔热情“没有冲突”。她说,“我对中国文化的热爱并没有让我更信任或更喜欢中国(中共)的法律和政治制度。”

Anti-Government Protests Continue in Hong Kong
10月13日,港人抗争中,一年轻人被警察压在地下,但始终不屈服。(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TOPSHOT-HONG KONG-CHINA-POLITICS
8月11日,港人抗争中,警察追打抗议者并疯狂抓人。 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身份认定

这两位女生的话中,都直接或间接地提到了“身份认定”。

港英时期,人们可以自由认定自己是香港人、中国人或者世界公民。与老一辈人相比,香港年轻人与中国大陆的关系并不密切,他们更可能认为自己拥有独特的香港人身份。

香港大学曾在6月做过调查,在18~29岁之间的受访者中,69.7%的人认为自己是“香港人”,0.3%的人自称是中国人。这两个数字,分别创下了香港主权移交后的最高点和最低点。

30岁以上的受访者对中国的认同感略高一些,但仍有49%的人认为自己是“香港人”。需要指出,这些年龄较大的居民,很多人是在大陆出生,或者父母还在大陆。不过,他们的子女并不认同中共体制。特别是很多人的父母,在大陆被中共迫害得活不下去,偷渡到香港。

中文大学研究员艾伦·邱(Alan Yau,音)表示,近来很多人转向了更封闭、内敛的身份。

主权移交后,香港的经济在逐渐衰退。再加上每年5万中国人移民香港,使香港的传统身份压力巨大。大陆移民的炒房,掠夺香港人的医疗资源等等,使“香港人”与“中国人”的身份,突然间变得相当敏感。

香港教育大学政治学家方志恒(Brian C.H. Fong)形容,这种状况就是“一个国家,两种民族主义”。《纽约时报》表示,这实际是暗指香港一国两制的地位理应得到保护。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香港人越来越看到了陆港之间的不同,但主权移交后,陆港间的不同在收窄。喜欢自由民主的香港年轻人越来越不喜欢中共,尤其是中共对大陆人的残暴,让他们越来越感到恐惧。

被中共称为“港独分子”、年仅23岁的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对美国之音表示,很多年轻人不认同中共,是因为中共“对人权的打压”。看到新疆人被关押、看到立法会议员被驱赶,看到香港书商被公安跨境绑架、外国记者被驱逐,都在驱使着人们“继续抗争”。

TOPSHOT-HONG KONG-CHINA-politics-CRIME-unrest
10月6日,港人抗争中,一年轻女子被警察打伤,在紧急救护。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Anti-Government Protests Continue in Hong Kong
10月13日,港人抗争中,一男子被警察按在地下殴打。(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一国两制只剩空壳

主权移交前,中英多轮谈判签署了《中英联合声明》。里面写得很清楚,中共承诺在10年内(2007以前),香港将实施议员和特首双普选。这让当时的香港人充满了期待。

但10年过去了,中共没有遵循《中英联合声明》,没有兑现双普选承诺。2007年,时任中共党魁胡锦涛又表示,2017年香港可以直接选举产生行政长官,随后是整个立法机构。这又让香港人燃起了希望。

但2014年中共人大8·31释法,提前打碎了香港人的希望。随后爆发了长达79天的雨伞运动,香港人希望迫使北京兑现承诺。但港警挥动的警棍和弥漫的催泪烟,让香港年轻一代的最后希望也幻灭了。

而且香港人越来越发现,中共对香港的渗透、控制在与日俱增,越来越严重。香港特首的地下党员身份,使他们完全成了北京的傀儡。对北京只有唯唯诺诺的遵从,而对港人的民意呼声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甚至一味打压香港的异议人士。

特别是2016年的立法会选举,年轻人选出了自己满意的议员。但这些人在后来又都被赶出了立法会,议员资格被无理褫夺。

香港时事评论员卢斯达(Lewis Loud)指出,把年轻议员逐出立法会,这是“对年轻人的屠杀”,是中共对香港进行的一次有效率的“世代清洗”。

其实大部分香港年轻人并不想让香港与大陆分离,他们只是希望保留“一国两制”所给予他们的特殊身份。但是事情并不像人们所期盼的那样,《纽约时报》指出,几乎每一天都有新的证据表明,香港的自由“正在悄悄溜走,这个地方正进一步笼罩在北京的阴影之下”。

一国两制名存实亡了,香港蜕变成了与中共一样的颜色——血红色。

Hong Kongers Protest Over China Extradition Law
6月9日,港人第一次举行“反送中”大游行,上百万人参加。(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血色香港

20年的期待,香港人从失望变成了绝望,年轻人看不到自己的未来。而恰在此时,傀儡林郑和亲共议员开始推动“逃犯条例”修订。这些香港的共产党员们,企图允许引渡犯罪嫌疑人到大陆受审。

香港人意识到,中共试图打通陆港之间的“法治防火墙”,要完全控制香港,将一国两制彻底变成一国一制。这不仅仅是对香港人自由民主的权利进行攻击,而是事关香港的未来,事关香港的福祉。

惊忧之下,香港年轻人挑起了重任。100万、200万的大游行,170万的流水式集会,一次又一次各种方式的活动,香港年轻人和平、理性、非暴力地向港府表达着诉求。

但是港府一直冷血以对、漠视民意,在北京的授意之下 ,港警开始了对“和理非”的武力镇压。一次比一次残暴,一次比一次邪恶,一次比一次没有人性。

几个月来,港警混合大陆公安,对香港年轻人无所不用其极:过期催泪弹、布袋弹、橡胶子弹、海绵弹、性暴力、强奸、轮奸、近距离实弹谋杀,甚至杀人灭口、楼上抛尸、海上浮尸等等。

Anti-Government Protests Continue in Hong Kong
8月17日,港人祭奠在抗争活动中死去的”手足“。(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蒙面戴口罩的X先生

昨天在台湾台北228和平公园有一场“港铁太子站追悼墙台湾重建”启用记者会。来自香港的X先生表示,他曾经参与了6·12占领立法会行动。几个月过去了,他时时刻刻都在担心被人跟踪,恐惧的阴影始终挥之不去。鉴于香港的白色恐怖,他请人们原谅自己必须蒙面戴口罩。

X先生讲述了一件事:一名参加抗议的国中女生,被抓到新屋岭后,遭到4个以上的警察轮奸。这名女生事后4次自杀未遂,现在只能靠吃安眠药才能入睡。

超凡勇气的吴傲雪

相信大家还记得10月10日,中大女生吴傲雪与校长段崇智的那段对话。这位勇敢的女生,以超凡的勇气,摘下了自己的面罩。她哭诉了自己几次被警察打伤、被拘捕,甚至在被拘捕期间遭警察性暴力的情况。

那段视频在网络广泛传播后,她收到了多封恐吓信和短消息。威胁她如果再出面发声,就将她绑架、轮奸,甚至还写明了“施暴计划”。恐吓信中既有正体字写的,也有简体字写的。也就是说,陆港两地都有人对她进行威胁。

其中一封恐吓信中威胁,它们会带HIV(艾滋病毒)血液,对她实施轮奸后再给她注射这种病毒,还说要给你注射适量的毒药,并且还将她的裸照和视频上传到网络。

据吴傲雪自己说,她的手机号只有亲友才有。但是9月被抓后,警察胁迫她交出了自己的电话。所以我们相信,吴傲雪的亲友不太可能恶意传播她的电话,最大的嫌疑就是警察,是他们在散播、制造恐惧威胁。

吴傲雪遭遇的这些恐吓威胁,都是恐吓信和短消息这种形式。而那些“被自杀”遇难者家属们遇到的威胁,则是来自黑警到家里的面对面威胁。这很可能是许多受害者家属一直不敢站出来讲话的原因。

受害者家属为何不发声?

前面提到的那位X先生说,受害者家属一直不出来讲话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受害者尸体被发现后 ,很快就被火化了,而且连普通的追思会都没有。第二是黑警到受害者家里很多次“拜访”,威胁家属如果敢把事情说出去,其他家人和儿女也会被这样对待。

香港警察混合大陆公安究竟有多邪恶,放开人们的想像,恐怕也想不到。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早已经超出来做人的底线,早已经不是人的行为。只有人们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

HONG KONG-CHINA-POLITICS-CRIME
6月16日,港人排队祭奠在抗争活动中死去的第一个年轻人。(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港警公安做了些什么?

在重新树立起的追悼墙上,至少有几十位在抗争期间失去生命的香港人,其中也包括前几天离奇死亡的15岁香港女游泳健将陈彦霖。这位可以从5米高跳台跳入5米深水池的游泳健将,竟然非常诡异地在海面全裸浮尸。

警方称查看了附近监控录像,咬定陈彦霖是自己跳海的。但住在附近的黄之锋要求警方公开监控录像,警方对此置之不理。警方究竟想隐藏什么?为什么不敢公开监控录像?

上个月,有民间学者公布了这个时段当中发生的109个可疑“自杀”案件。特别是8·31太子站恐怖事件之后,9月1日开始的十多天中,香港警方认定是“自杀”的案例陡然增加了49例。

但是这些所谓的“自杀”案例相当可疑。疑点就在于,警方说是坠楼死亡的尸体现场没有血迹,而且尸体上有旧伤。海上漂浮的尸体双手却被捆绑,还有一个警方咬定是“溺水身亡”的女子,早已经是“干尸”状态了。

这些被发现的尸体,死状都是非常恐怖!港警+公安究竟做了些什么?

真相一直没有被揭示,香港笼罩了一片白色恐怖。曾经的东方之珠,漫天飘洒着腥风血雨。香港曾经夺目的五彩缤纷,如今只剩下了血红色。这种变化,源自林郑的冷血、北京的暴戾,更源自以毁灭人类为终极目的的共产党。

Anti-Government Protests Continue in Hong Kong
10月20日,港人抗争中,一男子被警察按在地下殴打。(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生死攸关”的战斗,不能退却

不过,港警、公安想不到,林郑港府想不到,北京中南海也想不到,它们的邪恶手段,遇到了香港人水一样(Be Water)的抗争。

以年轻人为首的香港人意识到,必须承担起“光复香港”的使命,拯救危亡的香港。他们用勇敢、坚定的方式狙击港府、北京和中共,用一场“时代革命”昭告世界,香港年轻人“可以对抗强权暴政”,可以让香港重新焕发光彩。

被中共污蔑为“港独分子”、年仅23岁的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推文表示,“世界只需要知道一点。香港的事件超越了条例《反送中》、超越了林郑,甚至超越了民主。虽然这些都很重要。这是关于2047后的香港未来的,关于我们这一代的未来的。”

香港教育大学学生会会长梁耀霆表示,关于引渡法案的战斗是“生死攸关的问题”。虽然所有人“都觉得害怕”,但为了自由民主必须站出来。

大律师黄瑞红(Linda Wong)在一场女性集会中指出,“年轻人抗争不是为了一己私利,而是为了香港的福祉。”

曾在8月参与组织了一次至少有10万人参加游行的马小姐(为安全,隐去姓名)表示,哪怕只有一线希望,也要去争取。“因为我们要对下一代负责,这份自由难得可贵,我们不想失去”。

16岁的苏晓青(So Hiu-ching,音)常常自问“是不是做得不够,还能做什么呢?”在参加了6月的一次活动后,她回家难过得“哭了一场”。但她哭过之后她告诉自己,“必须站起来,努力团结更多的人”。

会计师张昭仁在《苹果日报》撰文说,未来30年,香港更将是一步步锁入中国,成为内地的一个城市。原来充满自由繁荣、喜乐活力、多元文化的香港将会倒退几十年。从蓝天锁入暗夜,这一代香港人再不抗争,岂非成为时代罪人?

文章表示,十一中共在北京耀武扬威地阅兵,香港人根本无感。一个连尊重都不知道的政权,连人民上厕所都要脸部识别的国家,才不是香港人要的,香港是进步的文明城市。至于阅兵场上那些核弹头与长程飞弹,1989年苏联解体时,用得着每年穷兵黩武阅兵展示的弹头吗?人类的文明是要相互尊重,互助共存,而不是靠枪杆子流血镇压,榨取别人利益。

张昭仁理直气壮地指出:这就是香港年轻人面临血腥镇压,却充满愤怒、毫不退却的原因。

TOPSHOT-HONG KONG-POLITICS-CHINA
7月14日,一女子抗议警察抓捕。(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HONG KONG-CHINA-POLITICS-CRIME-UNREST
10月13日日,港人抗争中,医护人员在帮助一为被警察打伤的男子。(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在港大陆人撑香港

中共对香港自由民主的鲸吞蚕食,不仅香港年轻人无法忍受,许许多多身在香港的大陆人也看不下去了。他们纷纷用自己的方式,向香港人表达坚定的支持,甚至加入到抗争的队伍。

这些支持香港年轻人的身影当中,有专程到香港、拿出1万多港元买盐水给抗议民众的匿名大陆女士,有参加7月7日九龙大游行、并向香港人表示感谢的大陆青年人,更有面对列阵准备冲锋的警察而直接痛斥他们早晚要被中共“卸磨杀驴”的大陆大妈。

这些在港大陆人的义举,曾经感动了许许多多的人。但需要注意的是,这只是在港大陆人的撑港人潮中,被人们发现的几朵浪花。

我们这里另外说2个在香港留学的女孩子的故事。

与抗议者成为“手足”

5年前到香港读硕士的90后陈茵,在大陆拍下了戴头盔、面罩的骑单车装束照片。她对BBC表示,“也算间接表态了”。

6月12日,香港多个团体发起罢工、罢课、罢市行动。陈茵和香港的同伴也去了立法会。当她真的要走下天桥的一刻,她的同伴提醒她:“如果决定要下去,你就要做好被拉(被抓)的准备。”陈茵迟疑了一下,但她还是加入了抗争的队伍,这是她第一次参加大规模民主抗争运动,并与其他抗争者成了“手足”。在这场抗争运动中,示威者们都是以“手足”相称,表示如同兄弟一样亲密。

她还用自己亲眼所见的例子,推着婴儿车的父母、坐轮椅的残疾人等等,在微信里向大陆人解释,反驳中共的“煽动说”。她说,“香港人有自己的主体性,不是因为别人给了钱 ,或者被煽动而上街游行。”

陈茵特别表示,通过与香港人共进退的融合,“越发感到香港公民社会的美丽和可贵,越觉得这种美丽可能是建立在对大陆(中共)丑陋的想像之上。”

“希望自己是香港人”

19岁的阿依到香港2年多,苦练粤语,积极结交本地朋友。在反送中开始后,她参加过游行,还在物资站送过水和食物,也做过文宣义工,帮忙译成英文向国际推广。

给她印象最深的,是6月16日的那次200万大游行。当晚10点 ,游行队伍走到政府总部再次停滞了。突然有人在天桥上开启灯光,挥动手机,高喊“香港人加油”。随后大片灯光亮了起来,就像夜空中闪烁的繁星。这让所有人为之振奋,随后人们都随着高喊口号。

阿依说,那一瞬间,自己的感情特别复杂,她为香港人团结一心争取自由民主感到“很激动”,又为中共对香港的控制感到“很难过”。那次游行的经历,让她“不再那么坚定地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了”。她说,“那一刻我很想摘下口罩,很希望自己是个香港人。”

好的,感谢您关注新闻看点,再会。

大纪元《新闻看点》制作组   #

责任编辑:李昊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