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习近平“我将无我”?中共末路狂奔

习近平正处在一生最大危机,中共在末路狂奔。
习近平正处在一生最大危机,中共在末路狂奔。(大纪元合成)

【大纪元2020年07月04日讯】大家好,欢迎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7月3日,星期五。

中英关系紧张之际,英国首相约翰逊暗指中共为“潜在敌国”,表示不希望英国关键基础建设设施存在被敌国供应商控制的风险。港媒解读,英国将拒绝华为。

应对港版国安法实施,日本执政的自民党正在采取行动,取消习近平到访日本的计划。同时要求日本政府采取措施,考虑以发签证的方式,向港人提供帮助。

印度总理莫迪突然在今天乘直升机飞抵中印边境,视察并听取了军方高官的情况简报。印度媒体表示 ,莫迪视察边境部队有何影响尚不可知,但需关注中共高层如何应对。

今天中午,在台湾录制节目的东南卫视2名记者已经被驱逐出境。立委王定宇强调,对于目前还在台湾驻点的中共媒体,也应该一并调查。

下面进入今天的话题。美国参议院昨天(2日)再次无异议地通过了跨党派的《香港自治法》。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对福克斯新闻表示,美国对中共非常不满,将限制出口,特别是军事、国家安全和一些敏感的高科技方面。他还提到今年的G7峰会,首要议题就是中共。

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加速了国际大联盟的形成。与此同时,西方社会也开始研究起习近平这个人。种种迹象显示,在他的推动下,中共正在末路狂奔。

制裁中共,美国无异议

昨天(2日),美国参议院再次通过了《香港自治法》。前一天,已经在众议院全票通过。在惩罚中共的问题上,党派争论激烈的国会表现出了高度一致。目前已经送交白宫,等待川普总统签署成法。

根据法案,将对破坏香港自治的中共官员和实体进行“一级制裁”,对与他们有业务往来的银行施加“二级制裁”。

法案发起人、共和党参议员图米(Pat Toomey)表示,北京不太可能撤回恶法,但美国的立法“已经引起了北京领导层的注意”,“美国不会任由他们(中共)犯下这些罪行而袖手旁观”。

如果川普不否决,即使不签署,法案也将在10天后自动生效。这是美国对中共官员启动的一个真正“核弹制裁”,在后面我们会详细说说。

阻遏中共侵台,美拟立《台湾防卫法》

前天(1日),共和党众议员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提出了众院版《台湾防卫法》。上个月,参议员霍利提出了参院版《台湾防卫法》,二者目的都是应对中共对台湾不断施加的军事威胁。

加拉格尔在声明中说,“中共终结了‘一国两制’,没有人再对中共和平统一台湾抱有幻想”。“我们必须确保台湾绝对不会掉入同样的命运”。

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处长杨甦棣告诉美国之音,五角大楼有充分的应变准备,不会坐视中共对台动武。

恶法违反已有法律

北京冒天下之大不韪,让整个世界为之震惊。然而让世界更惊异的是,中共推恶法的疯狂近乎歇斯底里,“伟光正”的底裤也不要了。

除了中共自嗨之外,几乎没人否认,港版国安法已经废掉了《中英联合声明》。公然将在联合国备案的国际条约废除,这是北京疯狂之一。

违背《基本法》第18条、第23条立法,疯掉香港立法权、司法权和终审权,直接设立国安公署,干预香港事务,这是北京疯狂之二。

公然违背中共《立法法》,未经三次审议;不向社会公布草案条款,征求社会意见少于30天;分歧重大未召开听证会,这是北京疯狂之三。

一个月内两次开会,公然违背中共《全国人大组织法》第29条两个月开一次会的规定,这是北京疯狂之四。

北京如此疯狂,人们不禁要问,北京究竟要走多远?还要向什么发起进攻?

四处滥撞惹事

提出这样疑问的,最先是法国《世界报》。文章列举了几件事:

2014年,昆明发生砍人事件,当局指称是维族人行凶。习随后去了新疆,要求“无情打击恐怖主义和分裂主义”,于是超过百万维族人被关进集中营。

2015年,中共对全国的维权律师大搜捕,数百名律师遭劫。前不久出狱的王全璋律师在谈起狱中经历时,竟然放声痛哭。

同一年,习近平在(白宫)玫瑰花园向奥巴马承诺,在南海的建设不针对任何国家,不会把南海军事化。但事实表明,那里已建好了军用机场,安装了地对空导弹。

前不久,跟印度又翻脸了。印度禁止使用中国软件,禁止与中国企业做买卖。

对香港的问题,早有人评论,如果毁了香港,差不多就是毁灭中国的先兆。但眼下,习废掉了香港的法治,向东方明珠泼了一盆臭水。

目前美、英、澳等国家纷纷出台或准备出台措施,接纳香港的精英们。香港的金融地位不再,中国也堵死了吸引外资的渠道。

北京当局还要做什么?没人知道。但人们可以看到,邓小平当年强调的不要跟美国搞坏关系,现在已经被习彻底搞砸,西方国家不再抱任何希望。

有网民讥讽:“厉害了我的国,我的国孤零零地滑向悬崖,在习主席的带领下。”

这正常吗?北京四处滥撞,失去了民心,换来了仇恨,也招来了国际围堵。实在令人不解,为什么北京要在末路狂奔呢?

其实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也曾处理过香港问题,但父子的手法大不相同。

习氏父子处理香港问题大不同

习仲勋1978年到广东任职,当时就发现偷渡到香港的问题很严重。6月他去了深圳中英街,发现中国很落后。但当时他还信奉社会主义,不明白为何人们要跑到资本主义那边去当奴仆。

后来习仲勋感觉到可以通过建设特区,让准备偷渡的人找工作。不过要搞好特区,就需要香港人来投资。就在那个时候,习仲勋认识了马万祺、李嘉诚等人。

就是说,习仲勋那个时候比其他中共领导人更早了解了香港人的想法,了解到了他们的感受。在中共实行所谓的改革开放以后,习仲勋是香港人第一个遇到的中共领导人。

香港时事评论员、畅销专栏作家陶杰表示,习仲勋当时看到深圳人偷渡到香港,“人性的那一面浮现出来了”。因为他的那个年代,还受到过一些孔子思想的影响,所以他的人性多一些,党性比较弱一点。

而习近平则与他的父亲不同。他的父亲受到过迫害,本人也受到邓小平的排挤。美国外交关系协会学者唐志学认为,这可能会对他的性格和心理留下创伤。

邓小平统治中国的时候,曾喊出了改革开放100年不动摇,对外政策要韬光养晦。邓还说过对香港的政策是50年不变,如果50年不够,就再给50年。

邓小平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曾到法国留学,在40年代读过大学,会英文。但他不知道,他死了以后,接他位置的人与他的想法是不一样的。

时评人士梁京曾表示,习近平存在“非常严重的认知障碍”。“由于他掌握了巨大的权力,加上中国存在严重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危机,再加上中国政治文化和政治体制本身的严重缺陷,习的认知障碍正在急剧地增加中国发生类似法国大革命那样大革命的风险。”

《世界报》认为,以中共的意识,也就是习的强人意识取代一切。在这个逻辑下,对香港法治国家的理念,习是无法容忍的。

习上来后,不再韬光养晦,认为现在可以亮剑了。对香港也不再等到50年了,23年就废止了《中英联合声明》,把港版国安法的枷锁套在了香港的脖子上。

法广在评论中表示,从让一帮委员迫不及待表决通过一部文字粗疏、漏洞百出又严苛无比的“治港法典”来看,习近平或许真像他去年说过的那句含义模糊、令人费解的话“我将无我”。

全球联手抗共,美启动“核弹”

性格也好,学识也好,叛逆也好,撸起袖子就这么干。国际上孤立就孤立,西方制裁就制裁,反正国安法已经在香港施行了。

北京是在赌,除了美国之外,其它国家不敢对“世界老二”如何。即使美国的制裁,也很可能是不疼不痒。就算有影响,也有14亿韭菜垫底。

但现实来看,美、英、澳、加、日和欧盟等民主国家联手抗共的大势已成。前不久已经有多国议员组成了跨国联盟议会,专门针对中共。

特别是美国的《香港自治法》,这对中共官员来说,是非常恐怖的“核弹级”制裁,所有的中共、港共官员,以及亲共媚共的机构、企业都会内心战栗。

因为这部法律的制裁对象已经具体到了个人,所有违反《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中对香港人的承诺,推动港版国安法的中共官员都在其中,要对他们实施强制性的“一级制裁”。

一级制裁的管辖范围很宽泛,包括“人”、“财”、“物”。违反一级制裁的法律后果很严重。

首先会被罚款,金额是25万美元或者更多。然后相关责任人可能被判处5~30年的有期徒刑,如果在接受调查时做虚假陈述,可能额外再加5年刑期。

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起码中共的七常委和港澳办官员,以及162名人大常委,还有港府官员等等,都是破坏香港自治的人员。他们都可能被制裁。现在的中共港共官员年龄都不小了,很多是奔70岁的人了。

假如哪一天被美国逮捕,或者像孟晚舟一样,在过境美国的盟国时被抓,就有可能在监狱里待上30年。30年后,还能活着出来吗?

同时他们的美国资产、钱财都可能被冻结。中共官员大多是战战兢兢贪污受贿弄来的钱,在海外置办房产等等,为的是将来养老和躲避中共的清算。在美国制裁后,这些都将化为乌有。

美国、英国和澳洲都已经出手,准备接收落难的香港人。那么五眼联盟的另外两个国家加拿大和新西兰会不会跟进呢?如果跟进,中共官员往哪逃?

还有中共官员的海外亲属,也可能被取消绿卡等等,遣送回中国大陆。中共这艘千疮百孔的船,正在下沉,很多中共官员都已经意识到了。那么中共官员没处逃,海外亲属也被遣送回国,都得跟着中共沉入海底做陪葬。

就是说,到头来,一切都鸡飞蛋打,输个精光。

*****

过火的“超文革”

估计这些情况,中共港共官员,包括被中共招安的港警,他们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这些严重性。我们一直说,不要跟着中共的大头瞎跑,那会被带进沟里去。美国不会放过任何中共官员,更何况是香港公安,那么疯狂地打压香港市民,下手之狠,令世界震惊。

而且,有网友反映,现在香港公安的做法简直是“过火了”。在港版国安法施行后,警察如获至宝一样,对很多平时无法发难的事,现在开始动刀了。

先是黄店的文宣被禁被撤,然后是穿一件有讯息的T恤也会被捕。港警指称,这些都是“明显煽动港独的”。除了这些,更多的是意义模糊的中性字句,比如“良知”,这两个字现在也犯忌讳了。

网友说,“现在的执法一定是过火的,而且将会愈来愈过火,而所谓过火,是即使同类字句出现在天安门广场都会无事的,在香港却有机会被拘捕。”

从网友反映的这些情况来看,香港公安是宁左勿右。用中共特色的语言来说,“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走一个”,“宁要社会主义草,不留资本主义苗”。看这些做法,比文革还文革。

昨天夜里,港府公布“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这8个字是犯法的。按照港版国安法的条款来判断,如果说出这8个字,有没有可能判刑10年以上呢?

网友表示,“香港从来都是要经历这种死亡的”。既然中共这么怕,那就让它再怕一些。如果嫌自己死得慢,那不妨“连Facebook及Google都禁了”,看看这种过火会引来什么。

大家可以想像一下,中共怕到了什么程度?简单的汉字组成,都让它心惊肉跳,怕得要死。

早就说过,中共只要没解体,它就会折腾。但是反过来,折腾得越厉害,也就越加速它的死亡。

既然中共横竖都是死,那我也跟着香港人喊一句: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身在海外,遭遇中共威胁

其实说实话,我喊这句口号可能也有风险。给大家讲这么个事,有一位在中国大陆教中共党史的男士,把自己的女儿送到了澳洲读书。结果女儿在接触了自由社会后,很快肃清了自己头脑中被中共灌输的毒素,经常在推特上发一些反对中共政府的推文。

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中,这名女生化名罗宇鹏介绍,3月份的时候,她家乡的中共公安给她打电话。要她到公安局配合调查,否则强制逮捕。

罗宇鹏的推号很小,包括一名同学在内才4个粉丝,而且只发过一条支持香港自由的原创推和四五个评论。没想到,还是被中共盯上了。

警方还与她父亲一起,强迫她交出账号密码。她的父亲劝她“千万别给人家利用,千万千万别给人家当炮灰”。而且还帮助国保警察收集女儿的各种证据,甚至检举女儿身边一些连名字都说不出来的朋友。

她母亲甚至因为害怕,用这样的话来劝她,“要么现在回国自首,要么成为丧家犬”。

警察更是软硬兼施,先试图用家国情怀来感化她。当虚情假意没效后,就开始用严厉的口气威胁,说什么“你别以为我们什么都不掌握啊”等等。

并且对她的父母时不时进行骚扰,多次把她的父亲叫到警局。

就在美国之音发出这篇报导之后,罗宇鹏又发出推文,她的父亲又被喊到了公安局。原因是美国之音的文章中有2名警察的画面,他们很愤怒。

是不是很危险啊?中共警方已经把言论管控的黑手伸到了国外。而且中共又采用株连的下作手段,逼迫罗宇鹏交出账号密码。

中共就是要封住人们的嘴,不管你是谁,都不能说中共不好的话。

不过我也想知道,中共警察怎么知道她的推特账号的呢?对这一点罗宇鹏很疑惑,因为这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推特公司主动或者在胁迫下与中共合作了;二是中共黑客入侵了推特后台。

官员怕回到大饥荒年代

我们前段时间曾提醒大家,即使夏天到了,也最好储备一些粮食。最近四川成都农业部门下发了一份文件,要求对全市果园和林木园恢复水稻种植的情况进行调查上报,以应对可能出现的粮食危机。文件显示,为了鼓励复种水稻,当局许诺给每亩地补偿3000元。

当地农业部门向自由亚洲表示,退耕保粮是全国性的任务,只是各地补偿标准不同。

湖北孝感市的基层官员方先生也告诉自由亚洲,他们给的补偿金是每亩地150元。方先生表示,他们也害怕再像1959年那样的大饥荒。

中共官员了解的情况,多少要比一般百姓知道的多一些。连他们都害怕回到大饥荒的年代,那么普通百姓呢?

千万不要相信中共说什么“今年夏粮丰收已成定局”,相信他们的话,可能会害死自己。就像有网友说的,“中共靠得住,母猪都上树”。

洪水从三楼倾泻,形成瀑布

昨天(2日)节目中提到了重庆珊瑚湾社区的“温馨提示”,4楼以下都要逃离。今天就有网友发出视频,重庆綦江区三江镇雷神店附近的一处住宅楼三楼,被洪水穿屋而过,形成了倾泻而下的瀑布。

另外昨天(2日)上午9点,重庆高新区海川木门有限公司旁,突发山体滑坡,将厂房压垮,致人员被困,有8人被埋。经过早期自救,有4人脱险,但目前仍在医院治疗。

截止到晚上9点,又找到2人,一人在接受治疗,另1人已经罹难,还有2人被埋。搜救工作仍在继续。

据气象部门预报,中国西南地区到长江中下游等地,还会有新一轮的大暴雨袭击。7月4日起,西南地区东部、江汉、江淮、江南北部等地将迎来新一轮强降雨。预计未来3天上述部分地区有大到暴雨,局地大暴雨,并伴有雷暴大风等强对流天气。

这种天气,很可能会加重南方的水患,提醒大家多注意安全。

其实,长江流域的人、特别是三峡大坝附近的居民都知道,自从建造了三峡大坝,各种灾害就没断过。这就是中共独断专行的恶果,强行建造三峡大坝,结果贻害无穷,极力推动的4个人,很可能将来要长跪谢罪。

在会员区,我们来说说这个三峡工程建设的始末,这是一场难以画上句号的持久灾害。

回应网友

接下来再回应一位网友的消息。他曾给我们写过多次邮件了,这次主要是有个困惑。

他说自己的家人很多是党员,父母是党员,外祖父母也是。但是后来因为信仰法轮功,被中共开除了党籍。于是他的家人就埋怨法轮功,认为是法轮功害了他们。

信中说,他的家人拥护中共的目的都很单纯,并不是赞成共产党迫害人权的行为,只是相信了中共所谓的“中国特色”假民主宣传,认为共产党能给他们带来好的生活,所以比较抵触反共势力。

但实际上,他们有时也对中共有所怀疑。不过迫于生活上、政治上、工作上的种种压力,他们不得不扼杀掉这些“觉醒”的萌芽。不愿意面对过去十几年、几十年被蒙骗的事实。

所以他担心,天灭中共、神灭中共的时候,他们可能会因此受牵连。这使网友很矛盾,一边期盼民主早日到来,盼着共产党垮台;另一边又害怕牵连到家人,不敢面对共产党垮台的那一天,以至于现在出现了重度忧郁症。

信的大概内容就是这样。希望能给他一点建议。

首先我要对这位朋友说,您必须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心平气和地跟他们说话。您如果没有好的状态,可能跟他们说话的时候,效果也不会太好。另外跟他们说的时候,不要急着一下子让他们都明白,一点一点地来。今天明白一点,明天明白一点,慢慢的他们就会有变化的。重要的是持之以恒,润物无声。

其实我觉得,这位朋友的家人因为信仰法轮功,被中共开除党籍,然后怨恨法轮功这个事,是事实被混淆的问题。这是五毛混淆事实造成的。

为什么中共施加的迫害,给开除了党籍,要把怨恨发泄到法轮功身上呢?不是中共对他们施加的迫害吗?那就应该把矛头对准中共啊。不能说你打我一下,然后我去打他。这不跟金正恩的逻辑一样了吗?只要有外部压力,就把矛头转向韩国。

据我所了解,炼法轮功的人当中,以前很多都是身体有病的。后来炼了法轮功之后,很多人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康复。这些,不也是事实吗?

再有,说他们相信中共能给他们带来好的生活。是不是给他们带来了好的生活,我不知道,也许是真的给他们带来了好的生活。

但是看问题应该从全面来看,现在中国有多少人吃不上饭?远的不说,就是武汉疫情期间,有多少人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走上了绝路?

他们向谁去说理?如果中共不隐瞒疫情,会有那么多人染病死去吗?会到后来封城、封省、封国吗?有多少人不明不白地被中共逼上绝路了?

可以回忆一下,为什么说今年都全面小康了,李克强还说有6亿人月收入才1000呢?一个宣称是无产阶级的政党,为什么要在自己的首都驱逐农民工呢?南方天天下雨,洪水都闹了快1个月了,为什么没有领导人现身第一线呢?也没有军队抗洪抢险的报导呢?中共就这样给人们带来了好生活吗?那他们爱的这个党,到底是什么样的党呢?

至于第三点,网友担心他们会在中共垮台的时候受牵连。这个问题我想之前已经说过了。天灭中共,灭的就是它的一个个组成部分,也就是它的党员、团员和少先队员。中共这个组织是虚的,因为有了一个个党员、团员和少先队员,才变成了实的。那天灭中共,不就是针对具体的人吗?

如果人们都退出了中共的各个组织,那中共不就解体了吗?如果不退出来,将来是很危险的。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们被中共开除出了中共组织,这不是好事吗?当然这是被动的退,还需要他们主动地、真心地声明,退出来。

记得我前几天说过,在重大的是非面前,谁也代替不了谁,只有自己选择。我想我已经说明白了,希望您可以帮助家人,真正从内心远离中共,它真的是恶魔。

以上就是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订阅。欢迎周一到周六,每天准时收看我们的新节目。也请您将新闻看点推荐给您周围的朋友。

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大纪元《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