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外企女白领的人生转变》(下集)

传奇人生
传奇人生

听众朋友,您好,我是雪莉。 今天和大家分享的故事是《一位外企女白领的人生转变》(下集)。故事的主人公屠明是位上海姑娘,曾在一家美资五百强的公司担任总裁助理。她在家被视为掌上明珠,在公司被称为“大小姐”,骄傲清高写在眉间,颐指气使挂在脸上。可是后来她的人生却彻底的改变了,那么事情的经过是怎样的呢?让我们一起来继续听听她的故事。

公司有个退休回聘的某产品组的总工程师,一天下班后,在班车上呕吐不止。当时,因为下班时间照理不是我的工作管辖范围内的事,以前的话,都是自私的想法,不是我份内的事儿,本“大小姐”一般不会插手去多此一举的,也怕自己承担多了反而惹是生非。修炼法轮功后,让我变得真正真心实意去关心周边的员工。

当时我就去了解了这位总工程师的具体情况,发现他的女儿在德国,而他妻子正好去德国看望女儿,我很担心他当时的身体状况回家后没人照顾而出问题,正好他弟弟是我手下的员工,我就急忙打电话给他弟弟,他弟弟连夜赶过去照顾他。总工程师当时回家后几乎失去知觉,要不是他弟弟及时赶到,可能会出现生命危险。总工程师后来康复后,非常感谢我,说是我救了他。

有一次,公司做了很多印有公司标志的衬衫,由我负责发给员工。有一个销售人员当着所有同事的面过来跟我说,我给他们产品组的衬衫少了一件,当时我心里一阵翻腾,开始真有点气不打一处来,我堂堂的“大小姐”,这点小事能给你发错吗?你这不是侮辱本“大小姐”吗?再者,你何必当着那么多人面问我,在公司不用说总部的高管都要敬我三分,何况你不过是个小小销售员,这不是叫我下不来台嘛,你也忒不懂事了吧!

但我转念一想自己是法轮功学员,当时就忍下来没出声,并平静地告诉她再去查查,也可能我弄错了。过后不到半小时,她发现并没有少给她,就过来跟我道歉。当时很多员工都看在眼里,有一个员工甚至跑过来暗暗对我竖大拇指说:你真能忍。

修炼前,在工作上,必须面对各个层次的同事,包括国内、国外,上至公司在美国总部的各个高管,本公司总裁、高级经理等,下至普通员工包括工人、打扫卫生的阿姨或者班车司机,面对的是方方面面复杂的人际关系,我经常是烦躁无奈,发大小姐脾气藉以把自己的压力发泄到下属员工身上,摆出一副颐指气使的臭脸,好像世界上除了总裁以外,谁都得配合我,也使得管理上很不顺畅。

修炼大法后,我遇事总会用师父教导的法理“真、善、忍”对待同事、对待员工,语气尽量亲切,内心祥和,手下员工可以感受到我的真诚和善解人意,都主动做好自身份内的工作,很多大项目的工作都不太用我亲自操心了,而往往又获得出人意料好的结果。

可是,这么好的法轮大法,教导人心向善,让人道德提升,身心健康的这么一部大法却在1999年7月20日后遭到前所未有的打压,教导我做“真、善、忍”好人的师父被诽谤。

在2007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后不久的一个上午,我被人举报说我炼法轮功,当时国家安全部两名官员直接到公司找到我,先旁敲侧击,后“语重心长”,最后厉声警告我说:“不要去做不该做的事情,希望你放弃法轮功!否则,你目前的一切可能一夜之间都失去。”看我不为所动,走时扔下一句话:“太可惜!”最后逼迫我的老板看着我在公司的一言一行……

回到家,我的父母也逼迫我放弃信仰。当时,我和我母亲住一个屋子。每当我凌晨早起准备学法炼功时,被中共电视中谎言蒙骗的母亲吓得半死,说我半夜起床是要杀她!令我心痛不已,法轮功师父教导我们做好人的,并且法轮功书籍中绝对禁止杀生的,我怎么可能去杀人,我更怎么可能去杀生我、养我、从小就给予我很多爱的自己的母亲呢?我真的是欲哭无泪!

我那白发苍苍的母亲年近七旬,身体十分不好,看我坚定自己的信仰,居然跪下来给我磕头,让我放弃信仰,好让她在有生之年过一个安稳的晚年!而我的父亲也对我咆哮,说了很多反对法轮功的话来刺激我。我感到异常痛苦和孤独,万般无奈,好像一下被世界上所有人,包括我的家人、同事、老板、邻居、朋友、亲戚都抛弃了,好像天都要塌下来的感觉。

之后,我陷入深思,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我为什么要炼法轮功?政府为什么要这么迫害无辜善良的只不过坚持信仰的普通百姓呢?目前法轮功被打压我该怎么办?

当我再次检测自己的思路后,得出的结论就是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没有错,做好人难道有错吗?我师父教导我“真、善、忍”难道有错吗?我从一个自私骄傲的“大小姐”焕然一新成为一个时刻为他人着想,受人尊重的人难道有错吗?既然没有错我怎么能背叛法轮功和我师父呢?做人是要有良知底线的,有了良知才能使我们分清善恶,失去这个底线,那做人还有何意义呢?我决定修炼下去。

宇宙的普世价值-真,善,忍
宇宙的普世价值-真,善,忍

从此后,我对我的母亲更加呵护照顾,我就是牢记我师父教导的“真、善、忍”原则去做得更好。我母亲那时已经得了轻度老年痴呆症,对眼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我每周都回去给她洗澡,陪她闲聊,安慰她,在一次帮她洗澡时,我真诚地告诉她“法轮大法好”,她喃喃重复著,然后开口说:“女儿,大法好”。二零零八年,我还特地带着母亲去了一趟澳大利亚,这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出国旅游,整个旅程她都十分开心。

我父亲经历过也亲眼目睹过共产党的历次整人运动,他自身就遭受过迫害,我父亲本来是大学毕业,曾经被分配到北京军区担任俄语翻译,但因为我父亲有一个哥哥在美国,于是就被扣上了一顶“里通外国”的帽子,同时我父亲在部队看清了共产党的“人整人”的真实面目后,最后毅然决然退出部队,来到上海一个小的化工厂当工人,直到退休。所以,当他一听说他最疼爱的女儿修炼了法轮功正在被中共打压,几乎失去理智,整天为我担心,因为他太清楚共产党是如何整人的。

我很早就在家里安装了新唐人电视台的接收器,我父亲开始慢慢了解海外法轮功的真实新闻报导。看到弘扬五千年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神韵晚会光盘,他禁不住说,这些节目真的不错。有一次,我问他是否愿意把之前失去理智时对我师父的不敬之词道歉时,并且要在网上声明,他非常肯定地说:“愿意。”

在我因修炼法轮功被中共迫害后,我以前的总裁老板善意劝我不要太执迷,他自己是信仰天主教的,他认为凡是信仰都是教导人向善的,他不是很理解法轮功为什么要跟政府对着干,他认为这就“违背了善”。我耐心地反问他,他应该最清楚我的为人处事是他都认同的,而我为什么不偷、不抢,就因为要坚持做一个更好的人,反被这个政府非法关押,非法审讯呢?这个政府的行为不正是超出了“恪守良知”的范围了吗?你们的上帝也是告诉你,人死了不是有的进天堂,有的下地狱,如果那些人不去“恪守良知”那不就是要进地狱的吗?我就是告诉那些世人法轮功是真正的佛法修炼,我就是想把那些不明真相迫害法轮功的人拉出地狱之门,这不是大善吗?从此后,我的老板再也不劝我了。

2009年9月30日晚近11点,突然七、八个警察冲进我家,把我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审讯。之后长宁区检察院对我非法批捕。在看守所,我被迫害的出现严重的皮肤病,10月22日取保候审走出看守所。

2009年12月,长宁区检察院两次对我非法传唤,期间,我不承认所谓的“犯罪事实”,不在笔录上签字,我被迫于当月离家,至今流离失所。

法轮功让我从一个自视骄傲的大小姐脱胎成一个为他人着想内心祥和善良受人尊重的人,他让我的心灵得到净化,道德得到了提升,让我明白了返本归真的人生意义!让我找到了心灵的归宿!为此我愿意舍去一切而在所不惜时,试问这种对信仰的迫害还有何意义呢?

听众朋友,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我是雪莉,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再见。

===

更多故事请看:

【传奇人生】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